欢迎访问广东华体会叉车设备有限公司官网!

广东华体会叉车设备有限公司

广东华体会叉车设备有限公司

—— 持续领航 品牌经营 ——

全国服务热线

0802-52572158
17709152955
搜索关键词:  产品样品  搬运坦克车

足坛英雄传(少年版)

来源:华体会官网   发布时间:2021-07-01 00:02nbsp;  点击量:

本文摘要:足坛英雄传(少年版) 前传:该小说写作时间为1997年,时年作者16岁。人生如光阴似箭,转瞬至今已已往23年之久,重新翻阅,整理成电子文档,虽文笔稚嫩,但笔下真情自然流露,回首往事,恍如一梦。一白一红两支球队正在捉对厮杀,局面猛烈,场边那些懂球或者并不懂球的的女生及中性人组成的啦拉队呼声震天。 她们并不太相识自己在喊些什么,只是,啦啦队就必须是要有所表现的。红队攻势如潮,险些全压在了白队这边的半场。

华体会官网

足坛英雄传(少年版) 前传:该小说写作时间为1997年,时年作者16岁。人生如光阴似箭,转瞬至今已已往23年之久,重新翻阅,整理成电子文档,虽文笔稚嫩,但笔下真情自然流露,回首往事,恍如一梦。一白一红两支球队正在捉对厮杀,局面猛烈,场边那些懂球或者并不懂球的的女生及中性人组成的啦拉队呼声震天。

她们并不太相识自己在喊些什么,只是,啦啦队就必须是要有所表现的。红队攻势如潮,险些全压在了白队这边的半场。形势显然对白队倒霉,白队的队长,身披9 号战袍,司职前锋的伊风早已是心急如焚。

角逐只剩下最后的几分钟,白队仍以1 :2 落伍,而且形势占优的红队还能扩大战果。伊风想到此战一败,自己所在的天星队将胎死小组赛中,无望进入校“风云杯”足球赛的下一轮了。这对一心想取得好战绩的伊风来说,无疑是最大的痛苦,时间分秒疾逝,绿茵场上的每一分钟都是名贵的,可是球队的运气现在偏偏无法去掌握。伊风只以为脊背上凉凉的,那是浸透了冷汗的缘故。

时机终于还是来了,红队一名中场球员不耐心的一记远射角度太正,被天星队守门员戴朔轻易没收,随即顺手抛给了右中场岳云,岳云脚法娴熟,擅长过人,是天星的中场焦点。很快,他灵巧的闪过了对方一名球员,将球前递给右边锋温良,温良加速后急停,骗过紧逼的后卫,传中! 禁区内伊风高高跃起,争到了头球,无奈早已精神模糊的他起跳的并不坚决,未能顶正球的部位,皮球擦梁而出!在一片嘘声当中,伊风心如死灰。终场的哨声响起,裁判宣布角逐竣事,也“宣布”了天星队的死亡……。

许久,伊风将眼光从天空收回到大地,看着已空荡荡的球场,缭乱的草皮,终于深刻而清醒的意识到:天星队,自己一心想振兴的天星队已经被无情的淘汰了,而他,伊风,负有不行饶恕的责任。那一记头球本应该攻进的,偏偏差之毫厘!伊风眼前就像慢镜回放似的一直闪过适才飞出门梁的皮球。伊风克制自己再想,艰难地挪动着脚步,新买不久的三色球向前的转动似乎也比往日沉滞鸠拙了许多。回宿舍的路也险些可用光年来盘算,漫长而悠远。

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和生疏,茫然间,耳际突然传来了清脆响亮的女声:“你们男生真是没用!屡战屡败,什么时候能看到你们赢的时候啊?我以前老奇怪中国男足为什么总是冲不出亚洲,现在可明确了!”话音落伍是一群女生的笑声。不用抬头,伊风已知道说话的是班上嘴皮子最厉害的东方琴,以前没少受过她的苦头,平时男生们见了伊都得退避三舍,况且如今输了球,更没心思剖析了。

伊风便装作没听见,依旧往前走去。东方琴见他低着头无精打采,对自己的讽刺无动于衷,反而欠好再说了,只是嘟囔了一句:“谁叫你该进的球没进呢!活该!” 是夜,伊风无眠,他在苦思:为什么球队总是强大不起来,是队员们无心苦练?还是自己基础就不称职?有什么措施能让天星真正象天上的星星一样发散出应有的光线呢? 天南学校“风云杯”足球赛第二轮的角逐终于拉开了序幕,十六强之间的较量越发猛烈精彩,只是可怜的伊风却只有作壁上观的份儿。首场角逐中,在天星队所居小组中风头最劲,率先出线的红队——- 即2 :1击败天星的机械猫队竟是惨遭任人鱼肉的运气:0 :5 大北!被淘汰了已是惆怅,更况且是“五马分尸”!天星队许多球员在看过角逐后幸灾乐祸的议论机械猫法宝用尽,成了一堆废铁,伊风却忧心忡忡:“别忘了我们还是他们的脚下败将,那有资格去讽刺他们!”想到己队纵然进入第二轮,也只会输得更惨,心里不是滋味,“最基础的措施就是苦练球技!”伊风下定了刻意。

“风云杯”赛上,许多同龄人体现精彩,在绿茵场上光线四射,而伊风默默无闻一心一意地练球,天赋本就超群的他不停的罗致百家之长,为己所用。天星自淘汰后,队员们多数心灰意冷,伊风找不到伴,经常独自踢球,但孤苦却使得他能够潜心训练,特别地投入。上课,休息。

睡觉,用饭……险些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可爱的精灵。逐渐的又结识了许多外班的球友,一起打小场,踢角逐,睇波,交流心得,填补了实战履历的空缺。

在这个期间,他认识了球友果园,邓子。每次练球竣事的黄昏和薄暮,校园路旁的灯光在他们的身后俏皮地画出长长瘦瘦的影子,只管这影子同样也现出了疲惫。这天,班长戴朔走上讲台,满脸的义愤不行掩抑。

众同仁见势不妙,多数闭嘴,停手,转头。众神狂欢的局势马上消失。

“同学们,今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不是写给我小我私家的,也不是一封普通的信,是一封挑战书,但我以为,这是对我们班的一次绝大的侮辱,我想……”“快念吧!”“别磨蹭了,爽性点!”台下有些心直口快的家伙们打断了戴班头的讲话,要求导入正题。戴朔依照民意开始宣读: “尊敬的懦弱的一无是处的A 班全体同学友人:你们欠好! 欣闻贵班天星足球队在风云杯赛上无所作为,狂吞鸭蛋! 是为我天南学校之最大羞耻,而贵班惨遭小组淘汰后不思进取,反以为荣,整天无所事事,游脚好闲,手舞足拐,如此下去,必将影响我校足球之声誉,我辈不忍心看到尔等继续无知堕落下去,更为了捍卫天南足球的声誉,清除其中的滥竽凑数的渣滓,规矩校园足坛不正之风,特来挑战!如果担忧重履丢人现眼的败绩,可特许贵队手足并用,且决不为贵班准备红黄二牌,如果贵班另有一点自尊的话,请于今天中午12:30准时到达足球场参战!我们恭候台端!!如若不来,请立刻遣散贵队或更名为:地虫! 挑战者:E 班足球队:飞虎队 1997年11 月3 日 戴朔尚未读完,早已是举班大哗……飞虎队的队长不是别人,正是伊风的球友邓子,邓子不光球踢得好。而且是原校离风文学社的社长,可谓文武双全。伊风曾在文学社担任过一段时间的编辑,与邓子早已是以文结交在先,只是伊风厥后痴迷于足球,放弃了文学上的喜好,退社已久。

与邓子也由文友转成了球友。邓子对伊风的退社一直铭心镂骨,曾抱憾的说:“以伊风的文学天赋和功底,若能勤于文章,久后必成大器!”只是伊风却大笑回覆:“文学令人伤心,足球给我自由的快乐,我是宁自由的快乐而毋伤心。

”邓子愕然:“为什么说文学令人伤心?”伊风:“文人多灾,为文者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忧国忧民之心不已,却拘于一己圈内不行自拔,理想终化云烟,反惹笑柄,岂不令人伤心?”说完携足球扬长而去,剩下邓子若有所思的愣在就地。伊风退社后不久,学校以经费紧张为理由,遣散了文学社,邓子成了末代社长。尝到文学倍受冷落的“伤心”后,也学伊风投身到足球的“自由”之中去了。

只是当他兴冲冲的在球场上找到伊风说明一切时,伊风却两眼茫然,并没有因邓子同意自己的看法而面带喜色,只是重重地拍了拍邓子的肩膀,什么也没说,然后使劲的把脚下的球踹了出去…… 球场上,双方人马均已到齐,只等请来的裁判—B 班的足球妙手:文毅一声哨响了。伊风注意到看台上己班竟无一人助威,有些失落,更有些无奈。是的,天星踢得太差劲,没有理由再叫班上的拉拉队陪着丢人了。就这样踢一场无人喝彩的角逐吧。

其他队友显然也都注意到了,悄悄内疚之余,也调动起了强烈的求胜心理。飞虎队这边却是热闹特殊,一大群男女生组成的加油军团早已将各自的嗓子作好了高度准备,甚至有的还带来了一些小旌旗,小横幅之类的球迷用品;其中有一条写着:“飞虎腾空,天星落地”简直把A 班的足球小将们肺都气炸了。伊风对这一切似乎视若无睹,绝不经意地向对方半场司职后腰的邓子挥手致意。文毅吹响了他那在天南学校享有“金哨”之称的哨子。

古语说的好:哀兵必胜。天星队这次是众志成城,共抗外辱。人人抱定了拼个鱼死网破之心,斗志便空前高昂起来。

飞虎队虽然很快占据了场上的主动权,但面临天星的顽强反抗,也是大为头痛,况且中前场的伊风和岳云以自己突出的小我私家技术给彼制造了极大的贫苦。岳云个子属于灵巧型的一类,带球飘忽不定,假行动传神,工于心计,令对方防守球员防不胜防。伊风在场上似乎太过于散漫,却总是泛起在对方意想不到的致命位置,令后卫为之胆怯。

不得不多派人手举行贴身卡防。伊风浑不在意,与岳云的配合逐渐发挥得淋漓尽致。

许久以来的苦练终于散发出了威力。第27分钟,伊风得球挣脱身边的后卫,右脚外侧分给岳云,岳云直接前递,温良插上,正是射门的绝佳位置,惋惜太过兴奋,球打高了!第32分钟,岳云边路传中,伊风甩头攻门,中柱弹出,吴剑补射,却打在了对方后卫身上……在伊风,岳云的努力下,天星队掀起进攻的怒潮,无奈破门乏术。

尔后方线频频疏漏,第42分钟终被攻破球门,0 :1 落伍。尚未有所反映,上半场竣事前,邓子以一记精彩的左脚劲射再入一球,飞虎队以2 :0 领先。

中场休息时,天星队尽皆低头丧气,任伊风如何鼓劲都无济于事。伊民风道:“才只踢完半场,落伍两球,再说我们也有时机,只是运气太差而已,下半场只要我们努力,一定可以进球!” 众队员议论纷纷,斗志全失,伊风只听得满怀郁闷,偏偏又发作不得,心想队友们既已无心恋战,这下半场踢下去又有何意义?!他越想越急,越急越气,猛的把手中漫溢着一位巨星笑脸的矿泉水瓶远远的扔了出去。“戒骄戒躁,伊风!我们另有时机!”身后有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是岳云。伊风的心里马上又升起了一线希望,激动的说:“岳云,下半场就看你的了,多传几个好球,给他们还以颜色!”岳云点颔首:“只要我俩配合好,一定没问题,关键是要掌握住射门时机!,而且,后场不能再失球了!” “放心吧,我们会努力回防的!”说话的是适才还诉苦进攻倒霉的左右中场南天和郑鹰:“伊风,你也不用太担忧了,其实大家都不愿意轻易认输的!我们还等着你进几个漂亮的好球呢!” 看着几位主力的热切面容,伊风一刹那间又恢复了自信,心里有一种从所未有的充实与感动:“那就托付列位了!”南天一笑:“别学大空翼了,只要GIVE THEMA COLOUR SEE SEE 就行了!” 一句洋泾浜的话把大伙都逗乐了,气氛马上缓和了许多。

天气不错,有风,轻轻柔柔的。这本是令人感受轻松闲适的时候球场边边甚至许多人在放着鹞子,跑着笑着,显现出很开心的样子。伊风看着他们,想起自己小时侯有一个春天特别痴迷于放鹞子,可不知为什么,总是放不远,飞不高,刚跑几步,鹞子就委顿在地,任凭自己千呼万唤,嘶哑了嗓子,也无济于事。到厥后迷上了足球并视之为最爱时,这才觉察,春天是短暂的,一旦已往,鹞子也就会随之冷落下来,足球却是一年四季都不受气候的约束,无论起风下雨,还是雪花纷飞,只要你有兴致,同样可以照踢不误。

伊风便因为足球的无拘无束而感受到在这个世界另有自由的存在。鹞子们在蓝天白云间摇摆着,伊风的眼神也一直追随着他们,直到下半场的开赛哨声响起。“鹞子漂浮天宇,总是懦弱的;足球纵横大地,却代表坚强!”伊风如是想,直面飞虎队十一名好汉的眼神和心情开始变得轻松自如。

邓子似乎感受到了伊民风势上的变化,喃喃地说:“真正的风就要来临了!”旁边的一名队友闻言大惑不解:“风另有真假之分吗?”邓子笑笑不语,作为朋侪,他迫切希望看到今是昨非的伊风。至于这场角逐的效果并不重要。邓子的直觉很正确,下半场刚开始五分钟,伊风就接岳云的传球后晃过两名对方球员射门,一蹴而就,将比分改写为1 :2 ,而第67分钟时,他的一记直接任意球打在对方一名防守队员身上弹入网内,2 :2 平。

第71分钟,伊风带球突入禁区被对方绊倒,岳云主罚点球掷中,天星奇迹般的以3 :2 反超,而这三球,均与伊风有关。邓子见对手反超,并不着急,反而笑说:“果真不出我之所料!”他是指伊风一人而言。队友们听了可就急了:“这是什么话?被对方连入三球也叫不出你所料?!简直岂有此理。”以为邓子队长今天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与上半场指挥若定,从容不迫的情形判若两人。

天星队气势正盛,伊风想乘机扩大比分,拼抢越发努力,未料后方却泛起了严重失误,后卫郭滔一次心急火燎的解围一脚踢空了,助攻到前场的邓子抓住时机,乘虚直捣黄龙,轻松将球攻入,双方再度扯平。眼见角逐邻近尾声,硬被对方逼平,伊风心里真不是滋味,但叹息无用,重要的是踢好最后的几分钟了。“岑寂!”伊风在心里申饬自己。

第84分钟,伊风还是掌握住了时机,门前接应岳云摆渡徐龙的传中球,垫射入网。只是还没等伊风等人的笑容消失,后卫丁明显在与对方前锋的拼抢中摔倒,防线出漏,飞虎队迅速的将比分再次改写:4 :4 ! 直至角逐竣事,双方握手言和。这对于天星本属难过,究竟飞虎队还是一只校内强队,但伊风并不甘愿宁可,他意识到后场太弱的悲伤,纵然前场能不负重望,获得进球,但后卫们一次次的失误,却足可使前场的努力在顷刻间化为泡影。

只是队友们都已经尽全力了, 又还能说些什么呢。“看样子,这招不错,你的兄弟们都以逼平飞虎为荣呢!”赛后,邓子对伊风打趣道。“嘘!”伊风以指示意:“天机不行泄露!” 邓子高声的叫了起来:“是你叫我写挑战书,用激将法的,怎么?敢做不敢当吗?” 伊风又好气又可笑:“我可没说要写得如现在薄,把我们班上上下下骂了个通通透透,体无完肤!” 邓子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不这样。你们班会迎战吗?就你们班男生的惰性,不说得难听点,怎么可能有丁点反映?!” 伊风一笑:“算了,反面你争了,究竟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向您表现一下谢意的!” 邓子忍不住发笑:“别跟我来这套了!谁叫我们是朋侪呢!” 伊风故做名顿开的使劲点了颔首:“说的也是!” 惹得邓子在一旁只是呵呵不已。

经由与飞虎一战,天星许多队员的足球兴趣浓重了不少,郑鹰,南天,吴剑,丁明显,岳云,温良,徐龙便常和伊风一起踢球,这使伊风兴奋不已,他似乎已经可以看到天星啸傲校园绿茵的场景了。消息传到班上,虽然只是战平,但伊风,岳云等人的优异体现大受同窗们的激赏。东方琴找到伊风,大方的说:“恭喜你!伊风。

同时也和你说声对不起,上次我……” “没什么”伊风一笑:“已往的都已经由去了,重要的是掌握现在和未来,以后拉拉队长一职就交给你了,怎么样?”“没问题!”东方琴欣然允许。心比天高的伊风开始着手举行他的振兴天星计划。但最基础的问题是队员们的兴趣无法统一到足球上来,人各有好,不能强求,伊风的勃勃雄心在履历频频凄惨的失败后又降温到了冰点。“知其不行为而为之,说得如此英雄气概,实行起来却如此难题!”伊风在心底带点自嘲,他真希望能有十位铁血挚友,都和自己一样酷爱足球,组建成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足球队,自由而无拘,如风一样纵横在绿色的天地之中,同悲同乐,共荣共辱,所向披靡,绝对的精彩超霸组合的十一人的足球队!但现在,一切都只是梦想而已,正如天星——- 天上的星星,飘渺而遥不行及。

又好比是马丁。路德。金的演讲:I HAVE A DREAM…… 又是一个立志练球后的黄昏,夜色渐浓,伊风整整如雪球衣,独立于球场中央,回望远处朦胧,华灯初上,只觉身凉如水,再看看脚下泥尘满布的足球场,斯心如处大漠,满腔慷慨,不知从何而生,更不知如何形貌,只是忽的想起了一句古诗:“为谁风露立中宵” 足球,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情结! 天星的灼烁在队友们的一时热情事后便有如昙花一现,但伊风终究还是没有放弃,他越发投入到足球的旋涡当中去了,用如痴如醉来形容都不够充实,他和班上的其他同学如同是生存在两个世界之中。

在课堂里,伊风伏桌入睡的时间比任何一位同窗都要更长,速度更快,而在绿茵场上,他的进度也比任何一位都大得多。疯狂的训练更挖掘出了伊风无与伦比的足球天赋和潜力,在风中雨中,伊风陪同着足球如一个神话悄悄来临。只不外,伊风在拥有了真正足球的同时却失去了其他的许许多多…… 又是一个周末,伊风早已得知,南洲市特别足球学校的校队——-七龙珠队在全城打挑战赛,本周五将与天南校队——-VS挑战者95届征战。

普通的球赛自然没什么看头,这支七龙珠队却非比寻常,早在两年前就已获得“南洲第一足球队”称呼,一度所向无敌,其队长名叫江毅,小我私家技术誉冠南洲市,被南洲少年足坛界称作“南洲第一球王”,江毅时年不外只有17岁,少年得志,正是犹豫意满之时,自然想借助挑战赛打遍南洲市,以显其威。伊风在刚入校那年便已听闻了江毅在绿茵场上的赫赫威名。盛名之下必有其过人之处,这样的球队,这样的人,伊风固然不会错过与之结识的时机。

南洲VS挑战者只管不敌,也将大有裨益,对于正在生长之中的伊风来说,借鉴学习比自己更高明的的人更是受益非浅。看台上早已坐满了人,伊风的旁边是一群随七龙珠队前来助威的啦啦队,身侧则是一位剪了时兴的短碎发型的女孩,面目清俏,面颊上带一抹红晕,一副很稚纯的容貌。

不时的和同伴们说着笑着,声音很好听,不知不觉中已熏染了周围的许多人。包罗一向喜欢平静的伊风都以为这女孩确是聪慧可爱。她所谈的多数是迩来国际上如雷贯耳的大牌球星,其中常提的都是女球迷们最为浏览的:例如巴蒂,例如贝克汉姆;看法也很有独到之处,许多看法伊风都在心里深表赞同。“也许足球学校的女生都是这个样子吧?”伊风在心里忖度,而这时,场上的角逐已经开始了,伊风的注意力便全部放在了赛场上,很快沉醉到了角逐当中。

他有一个习惯,喜欢喃喃自语般用自己的看法评判角逐的情况或某位场上球员的体现,某记传球或者某次射门。便如自己在场上踢球一般投入,浑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VS挑战者显然不是七龙珠队的对手,但令伊风和所有的天南脸上发烧,心里窝火的是开赛不外十分钟,校队那些平日趾高气扬,不思进取的九五届的老年老们便已连丢了三个球,简直如纸糊灯笼,不堪一击!有的人开始咒骂起来,更有的索性离场而去。

临走时气愤愤地抛下“丢人”两个掷地有声的大字。而七龙珠的啦啦队员们则体现得友好和岑寂,并没有谁发出讽刺或是挖苦的话语,就连伊风旁边那位伶牙俐齿的可爱女孩也缄默沉静下来,脸上微微带点笑意,悄悄的寓目着球赛。

“也许他们对这种局面早已司空见惯了!”伊风在心底作出这样的推测,以为自己的校友们未免太失风度,场上已输得难看,场外总得体现得好一些吧?他不喜欢对球赛体现过激,认为需要的是思考而不是大呼大叫,吹胡子怒视之类的行动。整场角逐的焦点人物江毅体现得简直无愧于“焦点”二字,全面娴熟的技术,开阔多变的视野,随意洒脱的气度,再加上嘴角似乎永远不会消失的笑容,使得江毅看起来潇然如临风之玉树,令人不得不为之折服。

上半场VS挑战者以0 :5 落伍,其中江毅一人独入三球,完成了小我私家的帽子戏法,尚有两粒皆是他的妙传之功,他的精彩演出绝对无愧于“南洲,第一球王”的美誉。“以我现在的水平,比江毅还差得太远。”眼见江毅在球场上的神采,伊风暗生比力砥砺之心,想自己以前未免显得如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以后尚需不停的努力和逾越,才气有所大成。

“江毅果真非同凡响!今天真是大饱眼福!”伊风听中场哨声响起,禁不住高声赞叹。“是吗?你也听过江毅的台甫?”一句略带笑意的问话传来。

伊风注目身侧,却见那位短发女孩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便点颔首:“南洲第一球王果真名不虚传!”女孩轻笑:“你这人真有趣,才说了两句话就用了三个成语!”伊风愣了愣,一时不知如何回覆,却听那女孩歪了歪脑壳,天真的笑笑:“只惋惜不会踢球,只能在这儿大发一番感伤了!”伊风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他不会踢球,而且是从一位女孩口中怯怯生生的说了出来,禁不住啼笑皆非,也不去加以辩明,随口道“说的也是,象我这样不会用脚的球迷,也只有动动嘴皮子过过球瘾的份了!”女孩依旧没有停止笑的意思,转头对旁边的同伴低声说:这人挺可怜的,眼巴巴的坐这儿看球却不能下去踢球!“同伴便很夸张的笑了起来,笑的时候还毫无忌惮的看着伊风,象是在浏览一只从未看过的珍稀动物,伊风被看得满身不自在,对方的口吻中明白夹着讥笑之意,不由对伊好感大消,也不屑去计算,只一笑置之,心说:”比起江毅,我现在确实也可说是一只不会踢球的可怜虫,但以后,我一定会成为优秀的足球选手的!“ 下半场VS挑战者依旧未能遏止住溃败的势头,七龙珠脚下已经容情,却依旧没费多大功夫便再攻入了四球,VS挑战者最终以0:9的大比分忍辱退场。早已知自家主队不会有好效果的天南球迷纷纷悻悻离去,伊风长叹而起,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短发女孩叫住他,依旧是满脸的微笑:“喂,你叫什么名字?”伊风心想问我名字干吗,迟疑了一下说:“我叫伊风”女孩说:“适才我说的话不太好听,请你别介意。

”伊风见她主动致歉,反倒有些欠好意思了:“没什么,几句话没什么大不了的。”“真的吗?”女孩一脸的俏皮神情,伊风:“真的没什么,其实我以为你评论足球的话挺有水平的。”“是吗?谢谢。我叫江珊,希望以后还能见到你,最好是在球场上!”伊风一笑颔首,终于忍不住说:“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我很小就开始踢球了,一直到现在!”这回轮到江珊发愣了,张着小嘴,睁大眼睛,满脸不相信的神情,伊风见她一脸愕然,悄悄可笑:“怎么,以为不行思议?其实连我都不明确象我这么弱不禁风的的家伙会痴迷上了足球。

” 江珊依旧象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问:“你没骗我吧?”伊风点颔首:“有时机我一定去你们学校找江毅和七龙珠挑战的,记获得时候去球场看看,相信今天的局面再也不会重演了!”江珊见伊风一时间英气干云,很不以为然:“就算你会踢球,也一定比江毅差得远了!你们想要报仇,恐怕……”伊风淡淡一笑:“没有任何一只球队会永远不败,也没有任何一只球队会永远不胜!”江珊点了颔首:“说的有原理,那我希望你和你的球队挑战七龙珠和江毅的那一天早日到来!时候不早,我该走了,那我们一言为定,好吗?伊风!”“一言为定!”远处的同伴在喊江珊的名字,江珊挥手作别:“很兴奋能认识你,伊风!对了,你名字中的风是风花雪月的风吗?”“不!是纵横风云的风!”“那还不是一样?”江珊有些奇怪“不,纷歧样,你会明确的!” 伊风回覆。“不是风花雪月的风,而是纵横风云的风!”不知为什么,江珊今后便经常想起这句话,记着了这个名叫伊风的男孩。

华体会

而伊风,也记着了他和江珊所作出的约定:挑战七龙珠! 校队与七龙珠的一战被天南学校所有球迷视为一场可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相提并论的悲剧。校体育部在众怒难犯的境况下决议重组VS挑战者队,并打破以往由最高一届学生组队的老例,开始在全校规模内招收队员,入队者必须先举行考核。此时的伊风已具备了加入校队的能力,但天性散漫的他不愿被校队的种种划定所约束,情愿自由自在地踢自己无拘如风的足球。

便没计划去到场入队考核,邓子和果园前来相劝,费尽口舌,伊风却依旧不为所动,坚持己见。经由一周的集训,新一届天南文体学校VS挑战者的主力成员名单终于敲定,其中大部门都是风云杯赛上体现精彩的秋员。

邓子,果园也顺利入选,皆司中场职位。新一届VS挑战者最迫切的任务是加紧训练,重战七龙珠,希冀能一雪前耻。而闲着没事似乎惟恐绿茵不乱的伊风在VS挑战者刚刚建立,便代表天星向彼发出了挑战书,而这时VS挑战者刚刚确定由邓子担任队长职务,他对伊风的做法感应啼笑皆非,心想:叫你伊风入校队吧偏不入,现在新校队刚建立,你就蚍蜉撼树带着你那不成器的天星来以卵击石,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罢,就算是VS挑战者的第一次练兵了! 赛场上,面临全校足球选手的精英组合,天星无所适从,踢得一败涂地。

积郁了良久的伊风再也无法面临队友们的无能,他冲在了最前面,既然无望获胜,那就争取进球吧!伊风以其小我私家的技术与对手所有的防守气力展开了鏖战,他已忘怀身边的一切,脑海中只有一个观点:进球! 孤掌虽然难鸣,然而伊风之锋无人可撄可当,天星虽然失球数高达十个,但尹风面临对方强硬的防守,仍旧完成了小我私家的帽子戏法:3 :10.新入选校队的守门员——-B班牛仔队的当红小生秦若泠和所有VS挑战者的队员在大获全胜的同时也都觉察到了伊风的恐怖。伊风无语,入球后的激动有如热血在心中沸腾,然而满腔的激情却在队友们眼前化作酷寒。不能获胜,不能让天星崛起于校园绿茵,身为队长,进再多的球又有何意义可言。

足球,究竟不是只属于一小我私家的游戏! 伊风无语,与校队一战的那天,伊风视为天星的队难日。与VS挑战者的角逐中,伊风无与伦比的杀手气质流露无遗,在队友的一致鼓舞下,邓子再次找到伊风。商议入队事宜。

令他奇怪的是,这一次伊风却很爽性的应承了下来。“为什么绝不迟疑就允许了呢,上一次你可没这么好说话。” “你还是别问了,横竖我已经愿意接受你的统领了就是,从今以后我就甘愿宁可为校队做一名马前卒了。

”伊风心里有点悲伤:我以后还能不能继续我所喜欢的自由如风的足球呢?我就这样和天星离别了吗? 疑问带入了VS 挑战者的苦练之中,春季多雨,又恰逢清明时节,校队的训练却似乎忘记了天地间的风风雨雨。一个月如光阴似箭,转瞬即逝。足球学校果真与众差别,VS挑战者一踏进校门时就以为线人一新,最起码草皮的质量就好得多了。

客场作战的新鲜与兴奋使每一位队员都急于一战,但在七龙珠集结完毕后,其中却并没有江毅的身影。他正坐在看台上与身旁的朋侪兴高采烈地攀谈着什么,一身便服,很休闲,衬得他在人群中越发优雅出众。显然,他并未计划上场到场这场角逐;七龙珠的啦啦队也对VS挑战者的到来视同不见。VS挑战者的队员们感应一种不受尊重的恼怒,同时也发生了一种莫名的肩负:往日的天南校队技不如人,倍受轻视,自己这伙乌合之众就能与不行一世的七龙珠抗衡吗?他们似乎以为陷入了对方绿色的天罗地网之中,一片惶然,有几个开始埋怨这次足校之行是自取其辱,大生退却之意。

邓子觉察到队友们的情绪不大对劲,悄悄发急:也许这次挑战还为时过早,如果又大北而归,回去怎么面临天南的全体校友? 邓子只觉一个月来的勃勃雄心化作冷汗涔涔而下。伊风此时的心情颇为庞大,远看着看台上高屋建瓴的江毅,以往的浏览与钦佩改为一种无法说清的失望:江毅,你可以不尊重我们,因为VS挑战者不如七龙珠优秀,但足球角逐是公正的竞争,你却必须尊重! 伊风在心里说,只惋惜看台上的江毅基础就无视于他的存在。

另外让伊风颇为失望的是对方啦啦队中竟然找不到江珊,她应该知道今天的角逐的,岂非,她也和江毅一样,对VS挑战者不屑一顾? 伊风不愿再想下去了,脚下嫩绿的草皮正享受着东风如母亲般的宽慰,一切都充满鲜活的生机,作为前锋,在这优美的春天,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的的球队在对方蔑视的气氛中失望。今日的角逐不为什么,只为尊严而战!伊风的斗志第一次像今天这么旺盛。

“这是VS挑战者,不是以前惨败给七龙珠的已往的VS挑战者!我们得明确这一点!”邓子高声地对自己的队员也对劈面的对手说着话,以这一句作为赛前最后的发动。只一句,却比千万句都更有震撼力! “邓子绝对是一名优秀的队长!”伊风在心里叹息。

《七龙珠》是伊风读中学时最爱看的漫画,爱屋及乌,便喜欢上了其作者鸟山明。曾经有一段时间还用他作为自己的笔名。

记得那时侯他对《七龙珠》迷恋得如痴如醉,一度想成为一名著名的漫画家,但到现在,却不知不觉疏远了许多年了。七龙珠也不再仅仅是一部漫画,更是现在面临面的球场上的强大的对手。“七龙珠最初的取名者一定是我的知音!”伊风不无诙谐的作如是想,却已不能多想,因为:角逐开始的哨声已经响起来了。

新组的VS挑战者显然还难以适应对手强大的实力,邓子与文毅卖力的中场险些组织不起象样的进攻,前场伶仃无援,后场穷于应付,一片哀鸣。上半场委曲以0 :2落伍。

伊风瞥见江毅那不以为然的微笑神情,满怀的焦虑却使他连恼怒的气力都提不起来。不外此时的他仍然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必须岑寂,下半场要珍惜每一次得球时机,一定要想方设法撕开对方的防线!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在忐忑与期待中急急而逝…… 下半场第60分钟,绿茵场的足球之神为伊风打开了幸运之门:左中场许迅盘带突破,将球长传中路,文毅接应头球摆渡,伊风以一次洁净利落的胸部停球后凌空抽射,球直入死角!未待七龙珠有所反映,五分钟后,文毅发出角球,邓子抢点,头球攻门,被守门员扑出,伊风在对方后卫解围之前补射乐成,将比分扳成2 :2平,七龙珠这才如梦初醒,而状态神勇的伊风已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第72分钟时,他在右路以巧妙的假行动连过对方三名球员,在守门员弃门而出之际,将球挑进网中。VS挑战者的欣喜若狂与七龙珠的恐慌交织混淆在了一起。

比分3 :2 !VS挑战者反超了! 伊风的球技引起了对手的恐慌,更使看台上的观众尤其是江毅本人大受震动:他不明确这个神奇的足球少年是从何方冒出来的,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 角逐只剩下最后的不到20分钟的时间了,七龙珠的形势岌岌可危。江毅终于放下自己的矜持与狂妄,急忙回宿舍换过球衣球鞋,决意披挂上阵。球王上场,自是非同凡响。缄默沉静许久的主队球迷一见江毅劲装而来,便作欢呼声一片,VS挑战者则痛快的想:你江毅总算肯屈尊了,但时间已经不多,你纵有三头六臂恐怕也难以挽回败局了! 邓子立刻指派了果园严密盯防江毅,只管不让他有得球时机,而江毅上场果真令形势大变,七龙珠的士气也平空陡增。

江毅上场后第一次拿球,一个急转身,速度极快,旁侧的果园还没来得及反映,已被江毅远远抛在了后头。在场内外的呼声大作中,江毅带球直扑禁区,险些无视于对方所有的防守,匹马单枪,孤注一掷! VS挑战者主力中卫傅君一记飞铲,被江毅带球越过,边卫章欧凭借身躯高峻,欲强行撞开江毅,却被江毅识破意图,将球一停一拨,绕到了章欧背后趁势一脚突然的冷射,正严阵以待的秦若泠只觉视线稍被章欧一挡,刹那间皮球已飞入了网窝! 这粒球展示了江毅娴熟的小我私家技术,更体现出了他智慧的射门技巧,进得不费吹灰之力,洁净漂亮。场外的欢呼声直震得VS挑战者的队员们耳膜发痛。

伊风眼见江毅顺利进球,既佩服又惆怅,岂非好不容易得来的领先局势竟要被江毅一小我私家打破?! 这么多后卫却拦不住江毅一小我私家,岂不是校队莫大的悲伤?! “江毅速度太快,我吃不住他!”果园向邓子无奈的摊手。邓子现在也是头痛:“该换谁来盯防江毅呢?”“让我来吧!”说话的竟然是伊风。

“你?”邓子受惊的问。伊风笑了:“不相信我的防守能力?江毅他再厉害也是人!只要全力以赴我一定可以盯牢他!”“可是,前锋怎么办?” 邓子依然为难。“就交给果园吧!现在最大的威胁是江毅,只有解决他,才气击败七龙珠!”“那好吧,托付了!”邓子终于作出了最后的决议。

话已不能说的太多,重新开球后,再度鏖战。伊风兑现了自己的信誉,很好的防住了江毅,不让他有轻易控制球的时机,而江毅似乎并差池他如影附身的盯防怀有敌意,在他心中,反而乐意与伊风这样的对手面临面的交锋,究竟,他已经良久没有遇到让自己折服的对手了。伊风也刻意与他见个真章,防守得文明合理,决不作出过激的行动,在他看来,文明的足球才是最优美的,而且他对自己的能力也充满了自信。效果是时间分秒流逝,他始终令江毅一筹莫展。

角逐逐渐靠近尾声,耳闻场上场下充耳而来的聒噪与起哄声,江毅开始着急了,他决不能让七龙珠在自家门口诸多球迷众目睽睽之下被对手逼平!身为队长,是实在无法交接的。江毅刻意掉臂一切要取得进球了!一心一意防守的伊风却没有注意到江毅心态上的变化。当角逐举行到最后的几分钟时,江毅一记胸部挺球后半转身凌空射门,这时距离球门尚远,江毅的射门行动气力极大也很是的突然且有些违反通例,伊风慌忙中的第一反映是伸脚挡球,皮球盖住了,江毅迅如风雷的这一脚却没有收住,狠狠的踢在了伊风的小腿骨上,在坚硬的鞋面皮革鼎力大举的撞击下,伊风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直传入大脑的神经中枢系统,不支的仆倒在了球场上,倒下去的瞬间伊风依稀瞥见雪白的球袜上绽开了一朵鲜艳的红花, 同时也瞥见了江毅充满歉疚满带惊惶的眼神,听到了许多惊呼声,犹不忘幽他一默的叫道:“大件事!我挂花了!” 然而这一下伤得着实不轻,伊风明确到这一点时,大脑已因为疼痛而模糊起来,眼前满是草皮刺眼的绿色…… 足球自己是优美的,但优美的工具总是会使追求和喜爱它的人们为之支付价格,甚至于血的价格。足球更是如此。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把足球角逐喻作战争的缘故吧。伊风伤得很重,VS挑战者所有的队员都有些惊慌和茫然,江毅则坚决的叫场边的拉拉队迅速的把伊风抬去了医务室。双方最后的生死较量尚未竣事,邓子见伊风已有对方照料,稍觉放心,叫了一名替补上场,顶上伊风的位置,角逐经由一阵忙乱后又进入了正常状态。伊风的离场使得形势大变,一方面邓子是体贴则乱,担忧伊风的伤势,另一方面江毅没有了伊风的乐成盯防,已如脱缰之神骏,气势燎人。

VS挑战者终场前被江毅攻入一球,以3 :4 落败。邓子、果园思友心切,终场哨响后,率先奔进场外,要去探望伊风,正苦于不知路径,身后传来了江毅的喊声:“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医务室!” 昏昏沉沉的伊风经由护士的止痛处置惩罚和包扎后已好了许多。

抬起头来正要谢谢护送自己进来的七龙珠的拉拉队员,蓦然发现其中有一张熟悉的脸庞,仔细一看,竟然是头发剪得更短了的江珊,无怪没有在看台上找到她,江珊如今的容貌远看去明白是一位小子了! “嗬!没想到是你,我还以为你忘了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了呢!”伊风脚上虽疼痛未消,嘴巴里已开始谈笑风生了:“怎么样?我今天的体现还算过得去吧?” 江珊看着他,却似乎没听到他说的话紧抿着嘴唇,缄默沉静不语。伊风奇怪的问:“你怎么了?不接待我吗?”江珊摇了摇头:“不,我是没想到你球踢得这么好,比江毅还更厉害。”伊风笑笑:“这回你可言过其实了,我比江毅还差得远呢!”话音刚落,外面有一人长声而入:“谁说你比江毅差得远!依我看,他还不如你!”伊风和江珊注目看去,说话的却正是江毅,看到江珊在场,江毅意外的愣了一下,又很快恢复了平静。

伊风刚要答话,邓子、果园一伙已拥过来问讯伤情。把个小小的医务室挤了个水泄不通,这恐怕是自医务室开办以来,最热闹的一次了。

此情此景,伊风除了感动,已无话可说…… 挑战者与七龙珠一战,虽败犹荣。尤其是伊风,以其高明的球艺博得了对手由衷的赞誉,江毅更是与伊风结成了挚友,两人可谓不踢不相识。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医生划定伊风至少一个月不能再碰足球,必须放心养伤。这对于伊风来说,实在是一道痛苦的足球禁令。

“真对不起,我的行动太过激了!”江毅的话语满怀歉意。“没什么”伊风一脸不在乎的神情:“受伤原来就是足球场上的屡见不鲜!不多摔几跤球技怎么会有上进呢!”江毅:“其实你其时的反映真的很快,我本以为可以顺利起脚射门的,效果还是失败了。你的判断力、岑寂度、控球、射门都比我强,”伊风看着江毅一脸郑重的说出这番话来,眼神中却藏不住一种失落,忙说:“你对自己也太没自信了吧,你的能力久经磨练,是南兴真正的优秀球员,而我只不外是一时的超常发挥,进了几个球而已;再说。

足球场上每小我私家都各有所长,是无法举行比力的。你能说出普拉蒂尼与克鲁伊夫哪个更厉害吗?”江毅点颔首,这才豁然开朗:“看来是我太小心眼了,对不起!”伊风乐了:“你今天向我说了频频对不起了?堂堂南洲第一球王,绿茵场上的天之骄子,想不到这么讲求礼貌,唉,小子我继承不起啊!“说着显出一副受宠若惊的容貌。一贯严肃的江毅也忍不住露出了微笑,在他心中,伊风已经是真正值得深交的朋侪了。

江珊眼见了伊风在绿茵场上的精彩体现,彻底改变了对伊风以及天南学校的看法。她向伊风郑重的致歉,伊风笑问有什么歉好道的,江珊说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看错了伊风而致歉,末了又说她很快就要脱离南洲市了,但希望和伊风永远都是好朋侪。伊风很意外,说是吗,问既然是好朋侪那以后还能晤面吗?江珊的心情带上了说不清的伤感,如细雨中的梨花,她说她只能回覆他不知道。过了几天,江珊真的要走了,她没告诉伊风她要去哪儿,为什么不继续留在特别足校就读,伊风也没问。

江珊打电话说想要伊风去送送她,伊风却说我听说过一位现代作家这么一句话:你走,我不送你;你来,无论多大风多大雨,我一定会去接你!我希望未来有重新迎接你的那一天。江珊在电话那头缄默沉静了许久,然后挂了。

江珊走的那天,天上下着微微的小雨,是暮春时节令人伤感的小雨。伊风始终没有去送她,只是一小我私家抱了足球跑到球场上淋了个透湿,忘记了医生的忠告,效果引起伤口发炎。他在球门里呆了良久,直到邓子和果园途经,看到他这副情形,既受惊又啼笑皆非,便把他硬拽了回去。


本文关键词:足坛,英雄传,少,华体会,年版,足坛,英雄传,少,年版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jiacidichan.com

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联系我们

电话:0802-52572158
手机:17709152955
Q Q:660115316
邮箱:admin@jiacidichan.com
联系地址: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珲春市支中大楼7180号

Copyright © 2002-2021 www.jiacidichan.com. 华体会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22437574号-9